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教育 > 典型模范 > 卫士情 > 正文

用生命书写公仆铭——追忆全国模范检察官侯国城

2010-12-31 00:00:00来源:不详

  白灰墙面早已发黄,水泥地上的油漆已褪色,兼作饭厅的客厅不到16平方米……

  这是侯国城生活了近20年的家。12月18日,记者来到这里。

  斯人已逝。但陈年发黄的书籍和压在书桌玻璃板下的《公仆铭》,还述说着这位检察官生前的理想与追求。

  2008年12月25日晚9点50分左右,原莆田市涵江区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教导员侯国城不幸以身殉职,年仅45岁。只有两样“遗物”——紧贴在身上缓解疼痛的追风膏、护腰带,无声地见证了他生命的最后一刻。

  殉职

  在2000年,侯国城就患上腰椎间盘突出。2008年10月,他旧病复发,腰椎间盘一处突出,医生要求休息一个月,每天到医院做牵引治疗。但忙于办案的他,上医院治疗是时断时续,后来索性在家里安了牵引器材,下班后再自己做。

  12月21日,他再次到医院检查,发现腰椎间盘已有两处突出,增生0.5毫米。

  “出事前两天,我还叫他去住院,可他说案件在办,拔拔火罐就可以了……”说起弟弟,大哥侯国泰忍不住流泪。

  12月24日,丰美村村干部欧某、陈某涉嫌贪污案的线索初查有了进展,忙了一天的侯国城时时感到一股刺骨的痛楚,坐不久就要站起来,腿部麻木得难以弯曲。同事陈建凤发现,大冷天的,教导员额上却冒出细细的汗珠。

  12月25日,对欧某、陈某的讯问持续到下午2点多时,侯国城让陈建凤接手,回家吃药做牵引。“我了解教导员,如果不是实在撑不下去,他都会坚持。”陈建凤说。

  没多久,侯国城就返回了。晚上7点多,妻子打来电话:“国城,该回家吃药了!”

  “嫂子等着你回去吃药,看守所你就别去了。”陈建凤劝侯国城。但他没同意,坚持亲自把欧某、陈某送押。

  “车子底盘高,教导员腿不能弯曲抬高,是一手按在座垫用力撑上去的。”回忆起这一幕,陈建凤眼眶湿润了。

  办完送押手续,侯国城骑着摩托车回家。突然,一阵刹车声尖利响起,侯国城被一辆违法行使的货车撞飞10几米外,坠落在冰凉的寒气中。

   坚守

  “黑面检察官”,是大家送给侯国城的称号。

  基层区域小,办案件,几乎都会有熟人来说情。侯国城坚守一条底线:法大于情。在他心中,法最重。

  2005年,涵江区土地局原局长翁某受贿案刚刚初查,就有外面的领导打来电话,问侯国城案件进展,并说“能不能适可而止?”侯国城丝毫不给面子:“案件进展是工作机密,不便透露,只要有线索,不管谁来过问,我都会一查到底。”同事问他,为什么不委婉点,免得得罪人?侯国城有自己的想法:拒绝说情,第一次就要把门关上,不给说情人留下想象的空间。

  一次,侯国城侄儿的车子被公路稽征所扣留,侄儿请他出面通融,没曾想他对稽征所工作人员说:“虽然他是我的侄儿,但你们不要讲情面,按规定办。”侄儿只好原原本本补交了费用、补办了证件。

  在近几年立案查处的职务犯罪人员中,有三个是侯国城的老乡。一个由侯国城负责查处,并将其追捕归案;一个因平日多有往来,侯国城主动回避;还有一个案发后在逃,办案人员请侯国城带路回老家查明案犯下落,他二话没说,带办案人员前往蹲守了两天。

  侯国城的房子临街,两层半,是妻子祖辈建的。

  走进侯国城家,电视机就放在缝纫机上,那是侯国城用转业费买的;一台有个旋钮已脱落的旧式落地风扇,是1989年结婚时妻子的嫁妆;最新的家具,是一张2007年购置的小饭桌,边上摆着陈旧的塑料凳子。

  妻子陈惠芳说,侯国城每月工资2107元,要供孩子上学和应付日常开支,还要负担双方父母的一些费用。她自己10年前下岗,前年才找到一份临时工作,平时在家里做一些鞋面加工,或缝纫袖套的手工活贴补家用。他们想按揭买新房,但一算,几万元的首付就需要借钱,月供也付不起。

  侯国城一直过着俭朴的生活,骑的是二手摩托车,一双皮鞋穿了四五年,破损了,补补又穿上。尽管自己清贫,在汶川大地震时,侯国城还两次捐款。他写的“检察建议书”在省里获奖,几百元奖金捐给了反贪局帮扶的一个贫困户。

  家庭困难,但侯国城从未向领导或同事提及。直到他去世后,他的家境才为外人所知。

  “那年我中考上重点中学差两分,要交1.8万元的择校费,妈妈叫爸爸找人减免费用,但爸爸就是不听,坚持自己借钱缴费。”儿子侯卿说。

  “国城担任反贪局领导,亲戚和家人没一个能沾上光。刚开始时,要国城向别人说情、打招呼,他总是说开不了口。后来,就很少有人再找他了。”陈惠芳说,“国城说,我找别人说情,以后别人就会找我说情。”

  不管大案小案,每一个事实侯国城都要彻底查清。他说,不查就是失职。

  涵江区农机站站长李某负责拖拉机年检,没有给他送上两三百元,年检就难过关。送过他钱的拖拉机手有200多名,多住在偏远乡村,查证工作量相当大。那段时间,侯国城经常上午刚制订初查方案,下午就带领办案组干警取证。有的地方汽车到不了,他和同事就徒步行走。有的拖拉机手听说办案组来了,就“隐身”不见了。干警对侯国城说:“200多名拖拉机手一个一个找太麻烦,你的腰又不好,搜集一部分就行了。”侯国城不同意:“看起来只是一两个人的事,但无数个一两个加起来,就是老百姓的利益。” 他带着办案组走遍了涵江的各个村庄,200多名司机一个不漏地核对,最终认定李某受贿4万多元。

  莆田市建设局建筑施工安全监察站原站长卢某受贿80多万元、300多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,最初只有行贿人向卢某送2000元的线索。2007年2月底,卢某被传唤到案,从他身上搜出两张他人名下、已于2月初销户的存款利息单,金额分别为13万元和18万元。侯国城当即到相关银行提取视频资料,发现取款的是银行职工宋某。宋某交代帮卢某代存款等情况。侯国城一环扣一环追踪,查证了卢某的全部犯罪事实,被判处14年有期徒刑的卢某没有上诉。

  真情

  1996年9月,侯国城从部队转业到莆田市检察院。一年后,他要求调到涵江区检察院,以照顾岳父母和妻兄——陈惠芳的父母家在涵江区,哥哥患小儿麻痹症,一直未就业、成家。“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。”对侯国城的举动,许多人不解,但妻子了解他,说他心里装满了亲情和真情。

  “平时与侯国城聊天,他常说因为工作忙,家里很多事顾不上,心里十分愧疚。”同事孔德焰回忆说。

  侯国城是孝子,母亲患急性阑尾炎住院半个月,他一天两头跑,白天上班,晚上到医院陪护,给母亲喂药,陪母亲散步,看着母亲入睡。在岳父眼中,侯国城比儿子还亲:“这些年,多亏女婿在身边,生活有了照应。我几次病情突发,都是国城半夜三更送去医院的。有这样一个女婿,是我一生的福气。”年已古稀的岳父想到女婿,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
  他是慈父。每晚回家,他总要到儿子的房间,儿子睡了,看看被子是否盖好;儿子没睡,就聊聊天,问问功课。儿子学习有了进步,他便买乒乓球拍之类的礼物作奖品。儿子中考,从不下厨的他特地炒了几样菜,还煮了地瓜给儿子当点心。

  他是好丈夫。和妻子交流不多,但两人感情笃深。他舍不得为自己添置新衣服,可每年春节前,都要带妻子到市区,为妻子选几样称心满意的布料,裁几套中意的衣服。

  他是好兄长。“教导员像大哥一样带着我工作,怎样做好笔录、搞好初查、收集证据,他都毫无保留地把经验传给我。我有点滴的进步,他就给予鼓励。”2008年才参加工作的同事李雄飞说。

  当噩耗传来,人们怎么也不相信,和他们朝夕相处的侯国城,那个终日忙忙碌碌、办事认认真真的汉子就这么走了。

  退休多年的老干警方少深以及其他许多同事,长期得到他的帮助,却没来得及对他说声谢谢。

  陈惠芳泣不成声,侯国城常对她说:“我们干反贪虽然很清贫,过着简单的生活,但心里踏实,活得坦荡,这也是一种幸福。”

  翻开侯国城的人生档案,有这样的内容——

  多次被评为莆田市检察系统和涵江区政法系统先进个人。在他牺牲后,福建省委省政府为其追授“人民满意的公务员”荣誉称号,涵江区委区政府和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分别为其追记个人三等功、个人二等功。今年11月10日,最高人民检察院又追授他“全国检察机关模范检察官”荣誉称号。福建省委省政府号召全省广大干部群众向他学习,福建省检察院也作出全省检察系统向他学习的决定。

  在侯国城书桌的玻璃板下,压着他引为座右铭的《公仆铭》:位不在高,廉洁则名;权不在大,为公则灵;斯是公仆,服务于民;无谎报之乱耳,无偏颇之私心……(记者 包骞 通讯员 张仁平 李榕)

(编辑:admin)

扫一扫,关注清廉张掖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