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纪律教育 > 清廉楷模 > 正文

今日行事俭,异日做官清

2018-09-26 17:14:53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

清代名臣张廷玉在《澄怀园语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:明朝左光斗参加乡试,曾经向主考官陈大绶递上“红柬”拜谢。陈大绶推却了左光斗奉上的“红柬”,并且告诫他道,“今日行事俭,即异日做官清,不就此跕定脚跟,后难措手。”左光斗铭记教诲,后来又自撰对联“俸薄俭常足,官卑清自尊”悬于京邸,始终奉行“一意约己”“不治家产”。其为官十八载,寸贿不入私门,片纸不投公署;担任御史巡视屯田时,打破陈规陋习,拒绝接受财物馈赠,被誉为“铁面御史”。

  大凡“做官清”,通常“行事俭”,两者相辅相成,千古不悖。例如,明代于谦“自奉俭约,所居仅蔽风雨”,将历次受赏的玺书、袍服、银锭等物品加以标注、封存,“岁时一省视而已”。清代于成龙“自奉简陋,日惟以粗粝蔬食自给”,其在江南任上数月,“士大夫家为减舆从、毁丹垩,婚嫁不用音乐,豪猾率家远避”,实现“政化大行”。笔削春秋,为官清者流芳百世,其生平大多是脂膏不润,废奢长俭。

  “今日行事俭,即异日做官清”,这一警言在历史长河的冲刷下日渐鲜明,在许多优秀共产党员清俭却不平凡的人生里,镌刻出更加清晰的印记,焕发出更加夺目的光彩。开山岛“守护神”王继才与妻子在没水没电、植物都难以存活的艰苦环境中,默默守岛卫国32年,一盏煤油灯、一个煤炭炉、一台收音机,就是夫妻俩的全部家当。“当代愚公”黄大发为了将上级拨付和群众集资的有限财物用在刀刃上,每次出门买炸药和水泥都只买泡粑充饥,舍不得坐车就赤脚步行从20多公里外背回炸药,历时36年硬是在绝壁上凿出了10公里水渠,被村民誉为“大发渠”……谁不爱锦衣华裘,谁不恋豪宅美院,克勤克俭只因心中有信仰。无论是“行事俭”还是“做官清”,皆因心有所向,遂不为物欲所迷惑,而以追随信仰为喜,以造福苍生为荣,以守卫家国为幸。

  “行事俭”的对立面,自然是以奢靡为荣。多少走上“不归路”的腐败分子,就是从享乐奢靡开始,因“微利之诱”心动,为“五色之惑”目眩。浙江省宁波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、市总工会原主席苏利冕因对拉菲红酒情有独钟,被当地干部群众称为“拉菲苏”,几十万的名表“敢变换着款式戴”,在62岁生日当天,抓紧时间“潇洒人生”的他却站在了法院的被告席上。山东省东营市地税局原党组成员、稽查局原局长翟宝山,2015年1月至2017年5月期间,参加各类饭局900多场,几乎每天都有饭局,多数情况下每天2至3场,最多的一天达到5场;不仅如此,他还酷爱打牌,追求低级趣味的娱乐活动,频繁出入KTV、洗浴店等场所,一小企业老板称“一年光花在他身上就有十几万”。

  “不矜细行,终累大德。”张廷玉在《澄怀园语》中以此告诫门生为人处世必须注重细节,以防“小毛病”发展为“致命伤”。面对五光十色的世界,“行事俭”能帮助手握公权的党员干部“跕定脚跟”,砥砺定力。与之相对,享乐奢靡则恰恰是难以“持身中正”的根源,是滑向违纪违法深渊的前兆。党员干部要想真正做到“做官清”,必须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摒弃贪欲、放下杂念,真正将“行事俭”内化于心、外化于行。(戴明)


(编辑:郝志国)


扫一扫,关注清廉张掖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