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读文思廉 > 正文

用今天的眼光读历史上的三个廉洁故事

2011-06-20 00:00:00来源:马丽亚


    谈起廉洁文化,我们身边有许多耳熟能详的名人轶事,在文化传承中成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涵之一。随手援引三则著名的小故事。
    故事一:《左传•襄公十五年》记载 “子罕拒玉”的故事 “宋人或得玉,献诸子罕。子罕弗受。献玉者曰:‘以示玉人,玉人以为宝也,故敢献之。’子罕曰:‘我以不贪为宝;尔以玉为宝,若以与我,皆丧宝也,不若人有其宝。’稽首而告曰:‘小人怀璧,不可以越乡,纳此以请死也。’子罕置诸其里,使玉人为之攻之,富而后使复其所。”

    故事二:现在小学的语文课本中有公仪休的故事。“公仪休者,鲁博士也,为鲁相。……客有遗相鱼者,相不受。客曰:‘闻君嗜鱼,遗君鱼,何故不受也?’相曰:‘以嗜鱼,故不受也。今为相,能自给鱼;今受鱼而免,谁复给我鱼者?吾故不受’”

    故事三:李公堤碑记,“金鸡湖水势浩瀚,袤延广阔,波涛险恶,驾车过之,每蹈不侧。邑尊李公,恻然悯之。爰创建一堤,筑土石五六里,以杀水势;植杨柳数千株,以固堤防。风有所蔽,而水波不兴;途无所危,而行旅皆便……”灾害过后,李超琼以工代赈,组织百姓在金鸡湖中筑成长堤,成为当时一项“民心工程”。

    这三则故事是廉洁的三个境界。

    子罕拒收美玉,是出于道德的自律。“我把不贪为宝。你把美玉为宝。如果收玉,那么我们都失去宝贝,不如让我们各守其宝。”应该说,他的回答既婉转又态度坚决。但是他面对的送礼人也不是等闲之辈,马上换了一种说辞:“我是一个小小的百姓,却怀有价值连城的美玉,您不收下它,我带着它回乡有被劫持的危险,您让我怎么办呢?”这就设了一个难题,让子罕难以拒绝。但是子罕把送礼人安置在自己辖区内,找了玉匠把美玉雕琢一番,卖成一大笔钱交还给送礼人,并安排他回乡去了。在子罕身上,廉洁是他严谨自持的道德约束,是他最高尚的精神追求。所以说,能不能做到廉洁,取决于你的价值观念,即你把什么看成是自己的“宝”?

    第二个故事中的公仪休,在利益之前,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,防微杜渐。当别人送的鱼摆在面前时,他婉言谢绝。按照公仪休自己的“成本核算”,如果选择了接受,他就有可能丧失相国的地位和俸禄。那么,他的“机会成本”就远远大于他的“机会收益。两厢对比,恐怕谁都不难作出正确的选择了。拒绝一条鱼是容易的,分析是明晰的,但是拒绝比鱼更大的物质诱惑,是否都能像公仪休一样冷静的考虑诱惑背后的得与失呢?两千多年前的公仪休还只是简单的计算了“机会成本”中的“经济成本”,而如今,腐败需要付出的“机会成本”远远不止这些,政治成本、经济成本、事业成本、家庭成本、名誉成本等等。物质需求解决的是生存问题、温饱问题,但物质需求绝不是一个人的最高需求。一个人选择廉洁,就算物质生活较清贫但心中坦坦荡荡,心情自然舒畅,得到精神上的愉悦和满足。如果说子罕拒礼是道德的自觉,那么公仪休则更加明白一个官员在复杂环境下如何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苏州有很多关于廉洁文化的历史遗存,文庙里的“廉石”、西美巷里纪念清官况钟的祠堂,长虹卧波的宝带桥令我们想到捐出宝带的唐代刺史王仲舒……在我们美丽如画的金鸡湖上,也流传着元和县令李超琼惠民利民的余泽。似乎历史并没有提到李公是如何廉洁清正的。但从李公的所作所为中,我们不禁会想,廉洁的目的是什么?是为了像子罕一样追求自我道德的纯洁吗?是为了像公仪休那样,坐稳相国的位置而天天有鱼吃吗?廉洁自律,秉公无私的人才能真正做到忘记小我,造福一方。从历史事实看也是如此。子罕不仅不贪,还散家财来回报百姓。宋国发生饥荒,子罕把自己家族中的粮食借给百姓,不写借据,同时还以那些缺乏粮食的官员的名义,借给百姓粮食。这就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清誉和道德完善。公仪休竭力“奉法循理”,维持鲁国的政治地位;在经济上实行“使食禄者不得与民争利、受大者不得取小”的政策,努力发展生产,促进流通,增强国力。李超琼当年兴修水利,天灾过后,李公堤成了民田滋润,湖水潋滟,商贾云集的繁华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 古人不见今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,如今漫步堤上,感受着曾拂过当年李知县的清风,我们不仅反问自己,我们从中能学到什么?

(编辑:admin)

扫一扫,关注清廉张掖公众号